• 唐肃宗为何能控制西北军区?只因官僚集团壮大,军阀割据难度变高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7-24 12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当太子李亨北上灵武的时候,唐玄宗眼看事已成定局,于是不但没阻拦,反而派了两千兵马随行。

等唐玄宗也没有闲着,他搞出了一个“四子分制”的格局,试图以此节制太子李亨,可太子李亨直接以力破巧,擅自称帝了。

看到这些客观事实之后,大家难免会有一个疑问:连唐玄宗都猜忌不已的西北军区,太子李亨为什么可以轻松玩转呢?

事实上,在太子李亨初到灵武时,当地军头整天摆着一副无法无天的嘴脸,就好像天老大他老二一样,等到太子李亨(唐肃宗)称帝之后,这种感觉更明显了。

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?因为他们觉得皇帝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,只要他们愿意,似乎随时都可以化身为董卓、曹操。

可事态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预料:当唐肃宗很傻很天真地把脸伸到军头面前让他们动手打的时候,这帮军头却猛然发现:这个手伸不出去,这个耳光打不得!

比如说,在唐肃宗刚上位时,大将菅崇嗣竟敢在朝堂之上背对唐肃宗坐着,与其他人谈笑自若。

面对此情此景,大臣李勉直接参奏:这是标准的大不敬之罪,先把这货抓起来再说!

至德初,从至灵武,拜监察御史。属朝廷右武,勋臣恃宠,多不知礼。大将菅崇嗣于行在朝堂背阙而坐,言笑自若,勉劾之,拘于有司,肃宗特原之,叹曰:“吾有李勉,始知朝廷尊也”。

菅崇嗣被抓起来以后还觉得这事不大,这就侧面表达出一个意思:我不就是不敬一个傀儡皇帝吗?你们干嘛要这样兴师动众呢?

对于菅崇嗣的这个观点,唐肃宗是认可的,所以他为菅崇嗣找理由开脱:这就是个粗人,估计昨天晚上喝多了宿醉未醒,再给他一次机会吧,只是请大家以后别干这种事了。

唐肃宗尽管为菅崇嗣做了解释,但同时也表扬了李勉,认为他是人臣典范,大唐帝国的尊严就是靠他这类忠臣抬起来的。

坦白说,唐肃宗这个应对方式不伦不类的,你说此时的唐肃宗到底是强势还是弱势?

从理论上讲,当强势皇帝在上面发表重要讲话时,你就是大声咳嗽一下都是罪过,菅崇嗣如此嚣张,唐肃宗完全有理由收拾他。

可如果是弱势皇帝遇到这种情况,会发生什么事呢?我们来看南明时期的一个例子。

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和叔叔郑鸿逵是两位佣兵大佬,平时在隆武帝面前也不知道收敛,有一天摇着扇子就上殿了。

户部尚书何楷看不惯郑氏兄弟的这种嚣张做派,于是就在隆武帝面前指责这两兄弟。结果自然是捅了马蜂窝,郑氏兄弟大有要砍死何楷的意思,隆武帝也保不住他。

为求保命,何楷最终决定辞官回乡,可走到半路上,他就被郑氏兄弟派出的人堵住了,最后耳朵被割掉了。郑氏兄弟就用这种方式告诉世人:这就是给皇帝当狗腿子的下场!

王奖其凤节,命掌都察院事。鸿逵扇殿上,楷呵止之,两人益怒。楷知不为所容,连请告去。途遇贼,截其一耳,乃芝龙所使部将杨耿也。

看过何楷的下场,我们再回过头来聊聊唐肃宗:李勉敢站在皇帝的立场呵斥菅崇嗣,而唐肃宗却不敢惩罚他,这不是说唐肃宗太软弱了,或者说西北军头太软弱?